日本人的簡約與環保

發布日期:2010-04-24 瀏覽次數:34

2010年2月15日,日本總務省統計局發布了2009年GDP第一次速報數據。日本2009年名義GDP達5.07萬億美元,繼1995年后第二次突破5萬億美元關口。按照中國國家統計局1月21日公布的初步核算數據,2009年中國GDP為335,353億元,按照2009年人民幣兌美元年平均匯率中間價6.831計算,約為49,092.81億美元。這意味著2009年中國GDP相當于日本GDP的96%,雖然僅有一步之遙,但中國經濟仍未將日本拉下馬。

日本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的島國,37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人口1.3億。日本的人口密度是中國的3倍,東京的人口密度是上海的2倍。


在東京或大阪的街頭,像是剛剛被雨水沖刷過一樣潔凈的街道,沒有一聲汽車喇叭,滿大街找不到一只垃圾筒,看不見一名清潔工……所有這些,我從另一個角度懂得了日本。


“瘦身”的高速公路

我們乘坐的班機降落在日本東京關西國際機場。土地是日本的稀缺資源,為此,關西國際機場在1987年動工興建時,就把它建造在大阪灣的人工島嶼上。工程師選在大阪灣東南部的泉州海域離岸大約3英里(約合5公里)的海面上建造這個機場確實是需要智慧和勇氣的。在機場建造過程中,工程師們遭受一系列挑戰,其中包括地震、危險的氣旋、不穩定的海床等技術難題。

如今的關西國際機場,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機場島”,有跨海大橋與大阪相連。大阪機場在2006年Skytrax(一家以英國為基地的顧問公司,主要業務是為航空公司的服務進行意見調查)評比中,獲得全球最佳機場第四名。

離開機場,我們直接上了通往大阪市區的高速公路。

日本的國土狹小,面積僅為中國的二十五分之一。因此,高速公路比我國的高速公路明顯要窄。由于日本地震等自然災害頻繁,中心地帶人口密集,所以日本的高速公路建設制約因素很多,同時日本社會經濟發達,對交通與物流的需求較高。為解決需求與環境相對立這一矛盾,日本的高速公路建設采用了與歐美國家不同的技術標準。即凡涉及環境和占地方面,均采用較低標準,如:車道寬度采用3.5米(我國是3.75米);車道數一般按近期4車道,遠期6車道設計;一般采用較窄的硬路肩,配以局部加寬的臨時停車帶(我國多采用全線較寬的緊急停車帶);平縱面指標相對較低,減少大填大挖。而在結構選型和可靠度、安全性方面,均采用較高標準,用高技術、高投資、高規格的建筑來滿足較高的通行需求,同時最大限度的保護環境和土地。

但是,日本的高速公路路線走向和大自然協調,和沿線地貌相銜接,與保護環境很好地結合在一起。在日本,高速公路兩邊看不見高路堤和深路塹,基本見不到人工的痕跡。公路和城市道路一樣采用暗溝排水,路肩上種植了植被,道路與兩邊地形柔和、順勢銜接。此外,日本的高速公路的兩側,多數地段均加裝了“鈦合金”隔音板。這種隔音板平時可以防止噪聲侵擾高速公路兩側的居民,若發生地震時,還可“就地取材”用于災民搭建臨時住屋。

雖然日本的高速公路看起來窄小,但日本的高速公路處于良好的養護狀態,少見坑槽和裂縫,平整度較好。他們認為,高速公路排水路面隨著多年使用而失去排水功能,并不是由于贓物堵塞孔隙造成的,而是由于所用瀝青質量不高等原因,使道路經車輛碾壓后變得密實造成的。從1999年開始,日本規定在新建道路上全部使用排水路面結構,改建道路也要求采用排水結構。到目前為止,全日本50%以上的道路采用排水路面結構。因此,日本的高速公路使用的排水路面具有減噪、防濺水、防滑、防眩光等效果,從而大大降低了交通事故的發生率。此外,日本的高速公路多采用自動收費系統,車輛的通行較為快捷和順暢。

日本高速公路與其他國家相比,除了寬度比其他國家的高速窄小外,在其他方面也力求“瘦身”。比如,為了保證駕駛員專心駕駛,日本的公路旁除了交通標志顯示牌外,絕無廣告、標語等容易分散駕駛員注意力的東西。


日本的街頭不見垃圾筒

在日本逗留期間,無論是大阪、京都、名古屋,或是橫濱、東京,由于人口密集,雖然街道上人頭涌動,但我們發現這些城市的街道,都像是剛剛被雨水沖刷過一樣的潔凈。街道上的汽車,街道兩旁的樓宇建筑,它們或是錚光瓦亮,或是窗明幾凈……有時我們為了丟棄紙巾,但卻滿大街找不到一只垃圾筒。

日本城市的潔凈,很自然地我們想起城市里的清潔工人,但我們在日本的街頭卻沒有發現拿著掃把的清潔工人存在。

日本如此潔凈的衛生環境,完全得益于他們良好的衛生教育和衛生習慣。日本的兒童從小就要學習正確處理垃圾的方法。對日本人來說,必須要會處理垃圾,不會處理垃圾就無法在日本生活。但對于不按規定處理垃圾的人,一般都是由政府派人上門拜訪、說服。對于那些“頑固分子”,他們也有辦法。日本TBS電視臺有一個欄目,專門在全國尋找不處理垃圾的人,然后由節目主持人與他們接觸,幫助他們一同處理垃圾。據說,該電視節目的收視率相當高。

除了日本人良好的衛生教育外,日本早已實行嚴格的垃圾分類和回收,而且日本的垃圾分類和回收首先是從家庭內部開始的。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日本開始實行垃圾分類回收。當初的垃圾分類只是分為報紙、雜志、瓶、罐等少數幾類,而如今一些小城市則細化到一、二十類,有些大城市甚至細化到幾十類。例如:垃圾要分可燃的和不可燃的;瓶類要分為無色瓶、茶色瓶、其他瓶,而且還要把瓶子和蓋子分開。垃圾就根據這些分類被裝到了不同的袋子里。在垃圾分類過程中,除了要將可燃的和不可燃的東西分開以外,像一些可以回收的垃圾還得處理之后才能送走。比如舊報紙要碼放整齊并捆好,一些瓶瓶罐罐要清洗干凈,而哪天回收哪類垃圾也有規定的時間。所有這些信息,當地有關部門會通過發放宣傳冊等方式提前通知大家。    

在垃圾回收方法上,生活垃圾一周回收兩次,而有些種類的垃圾,回收的周期要長些。像塑料的包裝容器,一周收集一次。像瓶子、罐子這種東西是一個月收集兩次。到了送垃圾的時間,日本居民會把垃圾送至各自小區指定的回收點里,再由相關部門統一來回收。如果居民送垃圾時錯過了回收時間,則要把垃圾帶回家,等到下一次回收時再送去。

日本人自從開始這樣分別收集垃圾以后,他們的生活方式也有了很大的改變,如在日常生活中盡量注意少產生垃圾,同時還會盡量節省。一慣如此,環保意識也自然增強了。因為垃圾處理得好,城市里邊比較干凈,人們的清潔意識也提高了不少。    

據說,有許多在日本的外國人感覺在日本生活最不適應的一個地方就是細致的垃圾分類。外國人剛去日本時,小區都會給他們發一本小冊子,里面會詳細介紹如何將不同的垃圾分門別類。盡管如此,許多人在第一次扔垃圾時還是會弄錯,可見垃圾分類的明細和條目之繁多。    

在垃圾的處理上,位于大阪舞洲島上的舞洲垃圾處理廠可以說是日本垃圾處理的一個縮影。舞洲工廠主要是對一些可燃垃圾和大型垃圾進行處理,這里每天可以燃燒處理900噸的普通垃圾、100多噸的大型垃圾,基本上是24小時不間斷運轉。在垃圾處理過程中,首先,汽車會把已經分完類的垃圾拉到廠子里,然后投入到垃圾坑里,有兩個直徑六米的大“抓手”把垃圾抓起來,一次能抓進十多噸,然后投進焚燒爐。焚燒爐里的溫度可達900度,經過分解、除臭等等,最后把它變成顆粒狀的物質排出。經過焚燒爐焚化之后的這種粉末性物質,體積只是原來的1/5,而重量只是原來的1/15。在排出的過程中,它的氣體經過一系列高科技的處理,最后在煙囪里排出的時候,已經沒有公害了。同時通過下水道被排走的廢水,經過各種高科技處理之后,也已經沒有公害了。    

而大型垃圾處理跟普通垃圾稍有不同,專門的切割設備會先將大型垃圾切碎成小塊,之后,還會有專門的設備將垃圾中的鐵和鋁分離出來,并加工成顆粒狀。經過這些處理之后,廢品就又成了“寶貝”,可以直接出售。此外,垃圾焚燒過程中產生的熱能又被垃圾處理廠用于發電。

總之,這家垃圾處理廠,可以將所有城市生活垃圾進行百分之百的無害化處理,最后變成各種各樣的再生產品,資源垃圾可以循環再利用。如日本人在衛生間里放置的均是用“垃圾”生產出來的再生紙,這種紙使用后可直接投入馬桶溶化并沖走,不必再放入專門的垃圾桶。而可燃垃圾燃燒后可作為肥料,或者干脆變成了無害的灰土回歸大地;不可燃垃圾經過壓縮無毒化處理后可作為填海造田的原料。例如,東京新興的綜合休閑娛樂區——臺場,就有一部分是用垃圾在東京灣里填出來的。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日本人把垃圾分類做到了極致,同時也把垃圾再生利用做到了世界第一。正是靠這種來自民間的高度自覺的環保意識,才使日本成為世界上最先進的環保國家。在日本,環保意識可謂是深入人心!        


東京的夜空沒有燈火輝煌

日本東京,這座國際化大都市,高樓聳入云天,人流如潮涌動。夜幕下的東京,我們的想象中應該是燈火輝煌,如繁星璀璨。但實際上,在我看來,東京的夜色說是一片昏暗可能有點夸張,但高樓燈火零星,路面街燈暗淡,與其他國家的現代化城市相比,就如同家里的臺燈調暗了度數。但是,東京的夜色雖然有點“昏沉”,可匯集著世界頂級品牌奢侈品的“銀座”街市上晶亮剔透的櫥窗和霓虹燈,似乎在閃爍著他們的低調奢華。

眾所周知,日本是一個國土面積不足中國二十五分之一、人口數量不足中國十分之一的國家,而且日本是一個能源極其匱乏的國家,90%的能源靠進口。因此,日本全社會都非常注重節約能源。從政府到國民,對能源安全都具有強烈的危機意識。日本政府可以說把節約能源作為立國之本來對待。經過日本國民近三十年來的共同努力,目前日本已經成為世界上新能源開發利用最多和每單位GDP增長能耗最小的國家之一。

初到日本,我們不難發現,日本人街頭不僅行駛的汽車小,賓館的客房、衛生間小,而且日本人住宅平均面積亦很小。日本城市居民特別是東京市區居民的住房面積的確不大,普通職工家庭有一套70平方米的住房就已經很不錯了。由于住房面積不大,所以日本人很少將自己的朋友帶到家里去做客。

東京都2003年度《住宅白皮書》公布的數據資料顯示,東京都2003年建成的住宅平均每套住房室內面積為72.6平方米(約相當于建筑面積100平方米)。包括東京都所屬20多個市和村的住房面積都是這樣的大小。如果在東京市中心的千代田、中央、新宿、澀谷和港區這5個區,住房面積還要小得多。不少日本人也自稱自己的家是“兔子窩”,以此來形容自己的住房狹小。住宅小,并不是說日本人不喜歡住大房子,這里除日本“寸土寸金”地價昂貴外,但從日本國民37500美元的年平均收入來看,更多的應當是從利用土地和節約能源方面的考量。此外,絕大多數日本人不會不顧自己的經濟實力而大講排場,沒有炫耀擺闊的陋習,在購買住房時大都量力而行,只購買能夠滿足自己家庭成員居住的住房,所以住房面積都不大。

日本人盡管住房面積不大,但其住宅內各種生活配置齊全,房間結構合理,廚房設備先進,使用方便,而且帶有淋浴和浴盆的浴室,包括可以自動沖洗、洪干、加熱于一體的高科技沖水馬桶的廁所和洗衣間都是單獨分開的,使用時互不影響,十分方便舒適。

夜幕降臨,無論是在日本的大阪還是在東京,或是名古屋,這些代表日本當今最現代化發達城市并非華燈齊放、燈火輝煌,而是閃爍著白色節能燈發出的星星點點的夜光。

東京像暗夜中的奇葩,優雅而神秘。

日本,一個非常內斂、謙恭,把頭垂的低低的國家……


作者單位:安徽王良其律師事務所

2010年4月20日

贵州十一选五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