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良其:僅懂得法律的律師,無疑是法律的白癡

發布日期:2020-03-10 瀏覽次數:200

僅懂得法律的律師,無疑是法律的白癡

——兼談培養律師跨界影響力

王 良 其

  2008年下半年訪問美國時,美國洛杉磯一位加州律師同行曾對我說:“僅懂得法律的律師,無疑是法律的白癡?!碑敃r還沒有認真細想,回國之后慢慢琢磨,覺得美國律師的這一觀點其實很深刻——上至美國政府、總統、眾參兩院或跨國公司,下至普通企業或民眾個人,都是美國律師的日常服務對象。廣泛的服務對象,以至于整個社會對律師的業務范圍和業務能力充滿更多的期待。

  由于我國律師執業教育的缺失,目前的現狀是,很多法律院校畢業的本科生甚至研究生,在通過司法考試從事律師職業后百分之七、八十被市場無情地淘汰!


   ——對社會認識不足,更談不上有深刻認識;不能與社會同頻共振。


  ——不了解國家現階段的政治、經濟動向;不了解社情民意和民眾的價值取向。


  ——不懂得教會企業應付危機,更不懂得教會企業如何應對危機管理。


  ——不懂得律師應當在增強“競爭力”上下功夫。


  ——不懂得客戶垂青和偏好什么樣的律師。


  ——把自已的律師角色混為了“一般人”。


  ——不善于與跟別人合作,不懂得合作與發展的關系。


  一、律師要豐富知識結構,使之合理化,并變成律師的“核心競爭力”


  作為律師,僅懂得法律知識、通過國家司法考試是遠遠不夠的。比如,律師在為企業提供法律服務時,要清楚企業的利潤是如何創造出來的。這就要求律師至少要明白哪些是企業的收入,哪些構成企業的生產成本,哪些是企業支付的費用。再比如,為企業設計法律風險控制方案,律師首先要知道企業法律風險容易產生在哪些環節。諸如此類,這就要求律師要有合理的知識結構。


  又如,律師可能還要教會企業:企業利潤增長時要把企業做強,企業產品利潤走低時要把企業做大;企業不能僅捆綁少數幾家企業,并加強對供應商的管理,否則企業將喪失定價話語權。這些事務,都需要律師不僅要有豐富的知識結構,而且知識結構更要合理。

很顯然,律師僅僅懂得法律是遠遠不夠的。


  律師的知識結構,就是律師的“核心競爭力”。


  二、律師應主動為企業服務,與企業同頻共振


  律師要明白,客戶憑什么信任我們所在的律師事務所?客戶又根據什么請我們作為其法律顧問?房地產開發商、機械設備制造商、貿易代理商,他們在生產經營過程中都會表現出不同的特點,對律師所提供的法律服務也有不同的要求。因此,作為律師,要善于發現不同客戶的需求,研究不同客戶的經營特點。


  很多執業律師在為企業提供服務時,只是被動的為企業進行咨詢服務,不善于主動為企業服務,這是律師服務過程中的大忌。律師應當與企業建立良好的互動關系,甚至主動為企業提供增值服務。誠如是,才能使企業與律師之間的工作關系更加緊密,企業的步伐才能走得穩健。


  律師只有認真研究客戶,才能發現客戶,進而才有可能為我們自已創造出新的服務客戶。


  三、律師要把握國家的大政方針,關注社會經濟發展動向


  知曉國家政治,了解社會心理,掌握社情民意,清楚民眾的價值取向等,是執業律師的一項基本功。否則,律師就不會理解法律的精神,不理解法律為什么這樣制定而不那樣規定,不理解司法解釋為什么會作出這樣的解釋!


  真正理解了法律的精神,而不僅僅是從形式上或字面上理解法律,是有效說服包括法官在內的更多人的法寶之一。


  執業律師只有把握住國家的大政方針政策,明白國家大政方針的價值體系,在企業經濟活動大潮中,律師才能幫助企業握住生存和發展的脈搏,才能著實為企業提供更精準、更精益求精的法律服務。


  四、提高法律思維水平,做專家型律師


  律師業務實踐性的特點,決定了律師是屬于專家型人才,而不是學者型人才。因此,律師首先要建立“外科醫生”式的思維——解決問題,手到病除。


  律師的具體思維方式,應當區別于學者思維:學者是“把小問題放大”,而專家應該是“把大問題變小”,即律師要學會“把一本書讀薄”。與此同時,律師在思維方式上要多進行辯證性思維,少用教條式思維;多用歸納性思維,少用演繹式思維;多用規律性思維,少用經驗式思維;多用實踐性思維,少用空想式思維。


  最終,通過上述思維方式,以形成律師的“法律思維”——用法律標準衡量事物,用法律標準判斷事物,用法律標準解決事物。惟其如此,我們在為企業提供服務時才能夠精準,少犯或不犯錯誤。

  五、做專業、敬業的律師


  律師,首先要成為一名懂業務的律師;其次要讓別人知道你是律師;最后要讓別人認同你是律師。這三步是一步都不能簡化的。歸結起來,就是律師不僅要有知名度,更要有美譽度。


  律師的專業與敬業相比,律師的專業能力是第一位的。因為,客戶首先是看中律師的專業水平和專業能力。所以,律師首先要成為一名懂業務的律師。當然,律師個人的品行也不是可有可無,嚴謹的工作作風毫無疑問會贏得客戶的信任。作為一名專業合格的律師還應養成按規則辦事的習慣,而不可以為自已的過失去強調過多的理由。


  眾所周知,律師作為一個行業,要取得收入才能生存。所以,律師一定要有經營意識,也存在營銷活動,在營銷過程中也需要把自已“賣個好價錢”。但是,律師中介機構的性質,決定了律師必須講求誠實守信、安全可靠,而不能像其他商人一樣唯利是圖和逐利。因此,律師要千方百計去維護律師個人正派形象,做一名專業、敬業的好律師。


  竊以為,律師不是做大的行業,而是做強的行業。律師或律師事務所應當在增強“競爭力”上多下功夫。


  高調做事,可以讓律師更優秀;低調為人,可以讓律師更穩健。


贵州十一选五平台